您的位置:必威app官方下载 > 考古专栏 > 温峤简介和故事,陶侃与温峤

温峤简介和故事,陶侃与温峤

2019-09-28 01:11

温峤,字泰真,一作太真,太原祁县人。东晋名将,司徒温羡之侄。

温峤,字泰真,一作太真,东晋名将,太原祁县人,曹魏名臣温恢的曾孙,西晋司徒温羡之侄。东汉护羌校尉温序之后。温峤17岁出仕,由司隶都官从事累迁至潞县县令。后任刘琨的参军,积功至司空府左长史。317年,温峤作为刘琨的信使南下劝进,从此历任显职,并与晋明帝结为布衣之交。曾任江州太守,参与平定王敦、苏峻的叛乱。苏峻之乱平定后,温峤拜骠骑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加散骑常侍,封始安郡公。死后赠侍中、大将军,谥号忠武。温峤“博学能属文”,《隋书·经籍志》有《温峤集》十卷。 早期生活 温峤聪明敏捷,凤仪俊美,自幼便以孝悌著称。十七岁时,州郡都来征辟,温峤皆辞而不受。后担任司隶校尉属下的都官从事,监察百官。名士庾敳搜刮民财,温峤上表弹劾,京师为之震动。不久,温峤被举为秀才、灼然,被辟为司徒府东阁祭酒,又补任上党郡潞县县令。 306年,刘琨出镇并州,并任命温峤为参军。在并州,温峤历任从事中郎、上党郡太守,加建威将军,督护前锋军事,在与石勒的战争中屡建战功。315年,刘琨-,升温峤为右司马。其时,并州残破,烽烟四起,周围有石勒、刘聪等强敌,温峤作为刘琨的谋主,深受器重。 南下江东 316年,西晋灭亡,琅琊王司马睿渡江南迁。317年,司马睿称晋王,刘琨以温峤为左长史,派其到建康劝进。临行之前,刘琨对温峤道:“今晋祚虽衰,天命未改,吾欲立功河朔,使卿延誉江南。”温峤欣然受命。 同年六月,温峤到达建康,在朝堂之上,慷慨陈辞。满朝为之瞩目,司马睿也对他非常器重。王导、周顗、谢鲲、庾亮、桓彝等名士都欣赏温峤的才学与能力,争相与之交往。当时,东晋刚刚建立,制度尚不完善,温峤为此深为忧虑,直到与王导交谈后才高兴地说:“江左自有管夷吾,吾复何虑!” 晋元帝加封温峤为散骑常侍,温峤以母丧为由,不肯接受官职,并要求北归。三司、八坐等官员认为温峤不能因个人私事丢下朝廷复国大业。温峤无奈,只好接受任命。 辅佐太子 此后,温峤担任骠骑将军王导的长史,又迁任太子中庶子。温峤在东宫期间,数次上表规谏,又献《侍臣箴》,深得太子司马绍器重,引为布衣之交。 322年正月,王敦以诛杀刘隗、刁协的名义起兵,进逼京师。温峤得知后对仆射周顗道:“大将军王敦这么做似乎有一定原因,应当不算过分吧?”却被周顗严词责备。 三月,朝廷军队尽皆败归,司马绍打算亲自领兵出战。温峤拦马进谏:“臣听说善于作战的人不轻易发怒,善于取胜的人往往不是凭借武力。殿下身为一国储君怎能以身犯险而置天下于不顾。”司马绍这才作罢。 同月,王敦攻破建康,见司马绍果敢勇毅,深得拥戴,欲以不孝之罪废黜太子。王敦大会百官,声色俱厉的质问温峤:“太子有何德行?”温峤正色回答:“探讨高深的治国之道,使国家长治久安,这不是见识短浅的人所能认识的。依照礼义看来,这就是孝。”大臣们尽皆赞同,王敦阴谋未能得逞。 平定王敦 同年十一月,晋元帝去世,司马绍即位,即晋明帝。晋明帝即位后,任命温峤为侍中,不久又改任中书令,参与机要。王敦大为不满,要求朝廷任命温峤为自己的左司马。温峤假意勤勉恭敬,为王敦出谋划策,又与其心腹钱凤交好,逐渐取得王敦的信任。 324年六月,守备京师的丹阳尹出缺,温峤对王敦说:“丹杨尹掌管京师,如朝廷之喉舌,任职的人一定得文武兼备,你应该亲自选择才行,要是让朝廷任命,怕不好控制。”王敦很赞同,问温峤谁可担当此任,温峤说:“我认为钱凤可以任用。”钱凤反过来又推荐温峤,温峤假意推辞,王敦不听,上表让温峤补了丹杨尹之职。温峤还是担心钱凤一旦明白过来会阻挠,就在王敦为他举行的饯别宴会上,起来敬酒,来到钱凤席前,钱凤还未来得及饮,温峤假装酒醉,用手把他的头巾打落,怒形于色说:“你钱凤是什么了不起的人,我温太真敬酒你竟敢不接受!”王敦真当温峤醉了,于是把他们劝解开去,临走时,握手话别,痛哭流涕,出了大门又进来,反复几次,然后才上路。等他起行后,钱凤进来对王敦说:“温峤和朝廷关系密切,和庾亮是至交,恐怕难以信任。”王敦说:“温太真昨天是醉了,和你产生了一点小冲突,怎么能就因这点小事在背后说他的坏话呢。”就这样钱凤未能得逞。温峤以计回到京师后,向皇帝汇报了王敦将要叛乱的情况,请朝廷要有应变的准备。 同月,王敦得知温峤背叛,大为恼怒,于是以诛杀温峤等奸臣的名义再次起兵,并扬言要亲自拔掉温峤的舌头。晋明帝遂封温峤为中垒将军、持节、都督东安北部诸军事,抵抗王敦。七月,王敦军队到达秦淮河南岸,温峤认为军力不足,援军未到,命令烧毁朱雀桥以阻敌军。两军隔河对峙,温峤亲自率军渡河奇袭,大败王含,又命刘遐击败钱凤。 不久,王敦病亡。 王敦之乱平定后,晋明帝下诏将王敦的党羽革职除名,僚属予以禁锢。温峤认为,对陆玩、刘胤、郭璞这样-跟从王敦的人应该宽宥,司马绍采纳了温峤的意见。同年十月,温峤封建宁县公,赏绢五千四百匹,进号前将军。 325年,晋明帝病逝,温峤与司徒王导、车骑将军郗鉴、护军将军庾亮、领军将军陆晔、尚书令卞壸等人受诏辅国。因皇帝司马衍年幼,由庾亮执政。庾亮非常忌惮征西将军陶侃,于是以温峤为江州刺史、持节、都督、平南将军,出镇武昌,防范陶侃。温峤在武昌期间,政绩显著,并要求移镇,辞去刺史职务,朝廷没有同意。 平定苏峻 327年,庾亮欲削苏峻兵权,征其为大司农。温峤阻听说后准备率军入卫建康,庾亮却不肯答应。不久,苏峻起兵反叛,温峤派督护王愆期、西阳太守邓岳、鄱阳内史纪瞻等人率水师前往讨伐。328年,苏峻军攻陷建康,庾亮出逃。温峤得知后,悲痛欲绝。不久,庾亮前来投奔,并宣布太后的懿旨,进封温峤为骠骑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温峤认为,苏峻未平,不宜受封,拒不接受。 同年四月,温峤与庾亮起兵讨伐苏峻,互推对方为盟主。温峤的弟弟温充建议推举位重兵强的陶侃,温峤派遣督护王愆期前往荆州游说陶侃共赴国难,陶侃非常犹豫。在参军毛宝劝说下,温峤再次修书,痛陈利弊,终于说服陶侃起兵。温峤于是传檄天下,宣告苏峻罪状。 驻守广陵的郗鉴向温峤派出使者,提出设立堡垒、坚壁清野、断绝苏峻军粮食来源的策略,温峤深表同意。 五月,陶侃率部到达建康。有传言说他要诛杀庾亮以谢天下,庾亮甚为害怕,依从温峤的建议主动拜访陶侃谢罪,两人冰释前嫌。 此时,讨苏联军有六万大军,旌旗连结七百余里,声势大振,兵锋直指石头城。苏峻见联军势大,面有惧色,对手下道:“我早知道,温峤能得众心。” 两军对峙以来,联军败多胜少,而温峤军粮食尽,不得不向陶侃借粮。陶侃十分恼火,责备温峤准备不足而仓促兴兵,声称要返回荆州以等待时机。温峤首先预言苏峻骄兵必败,再分析形势已经骑虎难下,陶侃如果退兵,有“沮众败事”的危险。陶侃无言以对。 328年九月,温峤修建行庙,大设坛场,祭告皇天后土0之灵,亲自宣读祝文,语气激昂,泪流满面,三军将士都不敢抬头观看。同月,陶侃都督水军攻打石头城,庾亮、温峤等率步兵万人从白石出战。苏峻酒醉之下,竟然马失前蹄,被陶侃麾下将领斩杀。 在平定苏峻之乱期间,陶侃虽然是盟主,但是实际谋划安排都依靠温峤。329年三月,温峤被封为骠骑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加散官散骑常侍,进爵始安郡公,食邑三千户。王导想奖赏决战前投奔朝廷的路永等人,在温峤的坚决反对下,王导只得做罢。 逝世 苏峻之乱平定后,朝廷打算让温峤留在朝中辅政。温峤认为王导是先帝所任命的人选,于是要求返回江州。此时的京师方经战乱,残破不堪,物资缺乏,温峤留下部分物资后方才返回武昌。 同年四月,温峤路过牛渚矶,听闻水下多怪物,便命人点燃犀角下水照看。当夜,温峤中风,回到武昌后没有几天就去世了,终年四十二岁。江州百姓听到温峤去世的消息,无不相对而泣。 晋成帝下诏追赠温峤为侍中、大将军,谥号忠武。

为什么魏晋时期入主中枢,需要得到高门的广泛支持?

图片 1

返回目录

《世说新语•容止》:

石头事故,朝廷倾覆。温忠武与庾文康投陶公求救。陶公云:“肃祖顾命不见及。且苏峻作乱,衅由诸庾,诛其兄弟,不足以谢天下。”于时庾在温船后,闻之,忧怖无计。别日,温劝庾见陶,庾犹豫未能往。温曰:“溪狗我所悉,卿但见之,必无忧也。”庾风姿神貌,陶一见便改观;谈宴竟日,爱重顿至。

晋明帝病重时,王导、庾亮、温峤等同受顾命,辅佐幼主晋成帝。

明帝死后,太后临朝听政,政事由庾亮决定。陶侃因为自己不在受顾命之列,深以为憾。

石头事故,是指苏峻之乱。

晋成帝咸和二年,公元327 年,庾亮执掌朝政,下诏征历阳内史苏峻为大司农。

苏峻一向怀疑庾亮想谋害自己,便起兵反,攻陷建康,自掌朝政,颁布大赦,独不赦庾亮兄弟。

第二年又把晋帝迁到石头城。这时陶侃、温峤、庾亮等起兵讨伐苏峻。

数月后,苏峻兵败身死。

温忠武就是温峤,苏峻作乱时,温峤任平南将军、江州刺史,驻扎到寻阳。

庾文康就是庾亮,晋明帝皇后的哥哥,谥文康,所以文中称其为庾文康。

陶公是陶侃,苏峻作乱时,为征西大将军、荆州刺史,镇守江陵。

图片 2

陶侃

萧祖是晋明帝的庙号;顾命指君主临终的命令。

后来庾亮战败,逃到温峤那里,温峤劝庾亮去见陶侃,并共推陶侃为盟主,起兵讨伐。

出身太原温氏,聪敏博学,为人孝悌。初授司隶校尉都官从事,进入并州刺史刘琨幕府,拜司空左长史。西晋灭亡后,南下拥戴晋元帝即位,拜散骑常侍。迁太子中庶子,辅佐东宫,与太子结为布衣之交。晋明帝即位,拜侍中,转中书令,从平王敦之乱。晋明帝病重,随王导、郗览等同受顾命,拜平南将军、江州刺史,从平苏峻之乱,拜骠骑将军,封始安郡公。

译文:

石头城事变发生,朝廷倾覆了。温峤和庾亮投奔陶侃求救。陶侃说:“先帝的遣诏并没有涉及我。再说苏峻作乱,事端都是由庾家的人挑起的,就是杀了庾家兄弟,也不足以向天下人谢罪。”这时庾亮正在温峤的船后,听见这些话,既发愁,又害怕,无计可施。有一天,温峤劝庾亮去见一见陶侃,庾亮很犹豫,不敢去。温峤说:“那溪狗我很了解,你只管去见他,一定不会出什么事的。”庾亮那非凡的风度仪表,使得陶侃一见便改变了原来的看法;和庾亮畅谈欢宴了一整天,对庾亮的爱慕和推重一下子达到了顶点。

咸和四年,病逝,时年四十二,追赠侍中、大将军、使持节,谥号忠武。

01 被温峤称为“傒狗”的陶侃虽出身寒门,却位极人臣!

魏晋之时,吴人把江西一带的人叫傒狗,是指语音不正说的,含鄙薄意。陶侃本鄱阳人,所以也得此称谓。

陶侃原籍都昌,后迁居庐江郡寻阳县。其父陶丹,在三国孙吴时曾任扬武将军,地位不高。

陶侃年幼而孤贫,最初任县中小吏。他的先世并无显赫的记载,他年轻时又当过寻阳的鱼梁吏,说明他出身寒门。

但是陶侃幼年勤奋学习,一次,鄱阳郡孝廉范逵途经陶侃家。时值冰雪积日,仓促间陶侃无以待客。

他母亲于是剪下自己的长发卖给别人做假发,换得酒菜,客人畅饮极欢,连仆从也受到未曾想到的招待。

范逵告别时,陶侃相送百余里。

范逵问:“卿想到郡中去任职吗?”

陶侃回答:“想去,可苦于无人引荐。”

范逵拜见庐江太守张夔,极力赞美陶侃。

张夔召陶侃为督邮,领枞阳县令。

在任上以有才能而著名,又迁任主簿。

值州部的从事到郡中,想找点岔子处罚他,陶侃关上门严格约束部下,对从事说:“若我们有错误,自当按宪令处治,不应这样相逼,若不按礼法办事,我也能对待。”从事只好离去。

张夔之妻生病,需要到几百里之外去接医生,当时大雪天寒,主簿等僚属们都感到为难,独陶侃说:“侍君侍父是为臣为子之义,郡守夫人,就同我们的母亲一样,哪有父母有病而子女不尽心的。”于是主动要求前往。

大家都佩服他的礼义。

长沙太守万嗣来到庐江,见到陶侃,诚心敬悦,对他说:“你最终一定会有名的。”让自己的儿子与陶侃结为好友才离去。

张夔后来举荐陶侃为孝廉,陶侃到洛阳后,几次拜谒张华。

张华开始认为他是来自偏远之地的人,不大理睬他。

但陶侃每次去,都神色安然。

张华后来与他交谈,大为惊异。陶侃得以除任郎中。

伏波将军孙秀是灭亡的孙吴宗室,名望不高,北方士族都耻于任他的掾属,孙秀因为陶侃出身寒族,于是召他为舍人。

当时豫章国郎中令杨晫,是陶侃的同乡,被乡中舆论一致称扬。陶侃拜见他,他评价说:“《易经》上说:‘坚固贞正,足以干事。’陶士行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杨晫和陶侃一同乘车去拜见江南名士中书郎顾荣,顾荣也很看重他。

吏部郎温雅对杨晫说:“你怎么和小人同乘一辆车呢?”杨晫说:“他可不是普通的人。”

当时的清谈领袖乐广要会见南方的名士,武库令黄庆推荐了陶侃。遭到了一些人的非议,黄庆说:“这人终会前途远大,有什么可疑的。”

黄庆后来任吏部令史,就推举陶侃为武冈县令。陶侃到任后,与太守吕岳不和,于是弃官回家。后来又当过郡里的小中正。

咸和四年,苏峻之乱平定,陶侃回师江陵。

当时割据辽东的慕容廆与陶侃通信,不仅称赞王导和庾亮,而且称陶侃是“海内之望中唯足为楚汉轻重者”,可见陶侃此时的地位威望。

图片 3

后来陶侃夺得江州,也就控制了长江的上游和中游。

事后,陶侃任命张夔之子张隐为参军,范逵之子范珧为湘东太守,以刘弘的曾孙刘安为掾属,上表褒赞梅陶。

凡是他微贱时受过别人的恩惠,哪怕是一餐饭他也必定报答。

此后,陶侃曾欲举兵废黜王导,但因庾亮调解以及王导的亲家徐州刺史郗鉴反对才作罢。

陶侃晚年位极人臣,能“怀止足之分,不与朝权”,对他个人来说,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。

这样既可维持“家僮千余,珍奇宝货富于天府”的家业,又可保住子孙的前途。

咸和九年六月,陶侃在病中上表逊位,派左长史殷羡将官印节传等送还朝廷。

他在离开荆州前,军资、器仗、牛马、舟船等,都有簿录统计,封存仓库,由陶侃亲自上锁。

陶侃将后事托付给右司马王愆期,加职都护,命他统领文武官吏。

十二日,陶侃乘车离开武昌,到渡口乘船,准备返回长沙,回头对王愆期说:“老夫现在蹒跚难行,正因你们阻拦。”

次日,陶侃于樊溪去世,享年七十六岁。

根据他的遗嘱,众人把他葬在长沙南二十里的地方,他的旧部又在武昌城西为他刊石立碑、作画像。

图片 4

成帝下诏追赠陶侃为大司马,赐谥号“桓”,以太牢礼祭祀。

永初元年,刘裕代晋称帝,建立刘宋,当时前朝东晋的封爵中只有王导、谢安、温峤、谢玄与陶侃的子孙爵位未被废除。其爵位长沙郡公被降封为醴陵县侯,食邑五百户。

人物生平

02 出身虽非寒素,门第却不甚高;地位攀升至重,但未能入主中枢。

温峤字泰真,太原祁县人,东晋名将,司徒温羡之侄。

温峤出身于太原温氏,是东汉护羌校尉温序六世孙。他的曾祖父温恢,仕魏为凉州刺史。父辈温羡、温襜“兄弟六人并知名于世,号为六龙”。

最初,他被授予司隶都官从事的官职,入刘琨幕府积功至司空左长史。

西晋灭亡后作为刘琨的信使南下劝进,在东晋历任显职,与晋明帝结为布衣之交。

他先后参与平定王敦、苏峻的叛乱,官至骠骑将军、江州刺史,封始安郡公。

建武元年,司马睿在建康建立东晋,但却只称晋王,并未称帝。

刘琨遂以温峤为司空府左长史,让他南下江东劝进。

六月,温峤抵达建康。

他在朝堂之上慷慨陈辞,盛赞刘琨忠义,并力言江东承袭晋统乃是众望所归,因而深得司马睿赞赏。

当时名士如王导、周顗、谢鲲、庾亮、桓彝,都非常欣赏温峤,争相与之交往。后来,温峤多次请求返回幽州向刘琨复命,但都未获允准。

太兴元年,司马睿正式称帝,史称晋元帝,并任命温峤为散骑常侍。

温峤以母丧为由,不肯接受官职,再次请求北归。

三司、八座共议,皆认为温峤不能因私情而废国事。

当时,刘琨已在段氏内乱中被段匹磾冤杀。

温峤只得接受任命,留在江东,并要求朝廷褒崇刘琨,以慰海内之望。

但晋廷正倚重段匹磾抵抗石勒,并未对刘琨有所追赠。此后,温峤历任骠骑长史、太子中庶子。他极尽规谏之责,并献《侍臣箴》,深得太子司马绍器重,引为布衣之交。

温峤官位不高时,经常和扬州、淮中一带的商人赌博,而且常常赌输。有次输得很惨,赌完回不了家。他和庾亮关系很好,便站在船上大声喊庾亮:“卿可赎我!”庾亮立刻送去赎金,温峤才得以脱身。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。

图片 5

苏峻之乱平定后,朝廷打算让温峤留在朝中辅政。

温峤认为王导是先帝所任命的人选,于是要求返回江州。

此时的京师方经战乱,残破不堪,物资缺乏,温峤留下部分物资后方才返回武昌。

同年四月,温峤路过牛渚矶,听闻水下多怪物,便命人点燃犀角下水照看。

当夜,温峤中风,回到武昌后没有几天就去世了,终年四十二岁。

江州百姓听到温峤去世的消息,无不相对而泣。

晋成帝下诏追赠温峤为侍中、大将军,谥号忠武。

早年经历

田余庆:

门阀政治,主导者自然是高层门第,是他们与司马皇权共治。……少数臣僚虽非寒素,但门第却不甚高者,由于特殊机遇,攀升至举足轻重的位置,如温峤、郗鉴。不过他们也不可能入主中枢,因为得不到高门的广泛支持。建康政权像是一间股份公司,东晋皇帝是名义上的业主,轮流执政的门阀则拥有最大的股权,门第是入股的必要条件。……温峤、郗鉴门第二流,是靠政治机遇获取股份。他们难得在中枢获利,却能分割地盘,形成东晋的地缘政治格局。他们在地缘政治中各自经营,郗鉴非常成功,温峤具有经营成功的能力,却因不永年而未竟其业。

推荐阅读:

《一起来读世说新语》目录

温峤为人聪敏,博学善文,尤擅清谈,而且凤仪俊美,颇有器量。他早年以孝悌着称,多次拒绝州郡征辟。

初仕西晋

永兴二年,温峤被司隶校尉辟为都官从事,负责监察百官,时年仅十七岁。他弹劾名士庾敳搜刮民财,却反得庾敳赞赏,一时名声大噪。后来,温峤被举为秀才、灼然,又被辟为司徒府东阁祭酒,补任上党郡潞县县令。

永嘉四年,并州刺史刘琨升任平北大将军。温峤是刘琨内甥,素受刘琨礼遇,因此被辟为平北参军。

建兴元年,刘琨进拜大将军。温峤出任大将军府从事中郎,领上党太守,加建威将军、督护前锋军事。当时,匈奴汉国肆虐中原,晋室皇族、世家纷纷渡江南下,到江东投靠琅琊王司马睿。西晋政权已是名存实亡。并州孤悬于北方,境内盗贼蜂起,周边又有石勒、刘聪等强敌环绕。温峤在与石勒的战争中屡建战功,被刘琨倚为谋主。

建兴三年,刘琨进位司空,又以温峤为司空府右司马。

建兴四年,汉国灭亡西晋,随后又攻取并州。温峤随刘琨投奔幽州,依附于幽州刺史段匹磾。

南下江东

建武元年建立东晋,但却只称晋王,并未称帝。刘琨遂以温峤为司空府左长史,让他南下江东劝进。是年六月,温峤抵达建康。他在朝堂之上慷慨陈辞,盛赞刘琨忠义,并力言江东承袭晋统乃是众望所归,因而深得司马睿赞赏。当时名士如王导、周顗、谢鲲、庾亮、桓彝,都非常欣赏温峤,争相与之交往。后来,温峤多次请求返回幽州向刘琨复命,但都未获允准。

太兴元年,司马睿正式称帝,史称晋元帝,并任命温峤为散骑常侍。温峤以母丧为由,不肯接受官职,再次请求北归。三司、八座共议,皆认为温峤不能因私情而废国事。当时,刘琨已在段氏内乱中被段匹磾冤杀。温峤只得接受任命,留在江东,并要求朝廷褒崇刘琨,以慰海内之望。但晋廷正倚重段匹磾抵抗石勒,并未对刘琨有所追赠。此后,温峤历任骠骑长史、太子中庶子。他极尽规谏之责,并献《侍臣箴》,深得太子司马绍器重,引为布衣之交。

太兴三年,司空府故属卢谌、崔悦由北方辗转表奏晋廷,替刘琨诉冤。温峤趁机再次上表,请求昭雪刘琨。晋元帝遂追赠刘琨为侍中、太尉,并赐谥号。

平定王敦

永昌元年,大将军王敦以诛杀刘隗、刁协的名义起兵,进逼建康。温峤对王敦尚抱有同情之心,曾对仆射周顗道:“大将军这么做似乎有一定原因,应当不算过分吧?”王敦攻入建康后,欲以不孝之名废黜太子,以图取代晋室。温峤又挺身回护司马绍,挫败了王敦的阴谋。是年十一月,晋元帝忧愤病逝。太子司马绍即位,史称晋明帝,以温峤为侍中。

太宁元年,温峤又改任中书令。他执掌诏命文翰,参预机密大谋,深得明帝倚重。当时,王敦已还镇江州,遥控朝政,对此极为忌惮,遂请求以温峤为幕府左司马。温峤假意勤勉恭敬,为王敦出谋划策,又刻意结交其心腹钱凤,逐渐取得王敦的信任。

太宁二年,丹阳尹出缺。温峤以丹阳尹守备京师为由,劝王敦越过朝廷亲自选择任职人选,并举荐钱凤。钱凤则推荐温峤。王敦遂以温峤为丹阳尹。温峤得以返回建康,将王敦的谋划与虚实尽数禀告给晋明帝,请朝廷作好应变准备。同月,王敦得知温峤背叛,大为恼怒,于是以诛杀温峤等奸臣的名义再次起兵,并扬言要亲自拔掉温峤的舌头。晋明帝遂封温峤为中垒将军、持节、都督东安北部诸军事,抵抗王敦。七月,王敦军队到达秦淮河南岸,温峤认为军力不足,援军未到,命令烧毁朱雀桥以阻敌军。两军隔河对峙,温峤亲自率军渡河奇袭,大败王含,又命刘遐击败钱凤。不久,王敦病亡。王敦之乱平定后,晋明帝下诏将王敦的党羽革职除名,僚属予以禁锢。温峤认为,对陆玩、刘胤、郭璞这样被迫跟从王敦的人应该宽宥,司马绍采纳了温峤的意见。同年十月,温峤封建宁县公,赏绢五千四百匹,进号前将军。

出镇江州

太宁三年,晋明帝病逝。太子司马衍即位,史称晋成帝。温峤作为丹阳尹,与太宰司马羕、司徒王导、尚书令卞壸、车骑将军郗鉴、护军将军庾亮、领军将军陆晔一同受遗诏辅政。当时,成帝年幼,太后庾氏临朝称制。庾亮以中书令之职负责政事决策。

咸和元年,温峤被任命为江州刺史、持节、都督、平南将军,出镇武昌。当时,征西将军陶侃驻节荆州,威震西陲。庾亮对陶侃非常忌惮,故命温峤坐镇江州,作为形援以防范陶侃。温峤在江州期间,拔擢人才,广施仁政。他还上疏朝廷,欲以持节都督之职专管军事,建议由都督、刺史分治江州,但并未得到朝廷批准。

平定苏峻

咸和二年,庾亮欲削除历阳内史苏峻的兵权,不顾温峤多次致信劝阻,征召苏峻入朝为大司农。温峤担心苏峻谋反,遂请求率军入卫建康,以备不测之变,结果又被庾亮拒绝。不久,苏峻果然起兵叛乱,进攻建康。温峤由武昌进屯寻阳,命督护王愆期、西阳太守邓岳、鄱阳太守纪睦等人率水师援救建康。

咸和三年二月,苏峻率叛军攻陷建康,挟持晋成帝,控制朝政。庾亮在乱军中逃离建康,到寻阳投奔温峤。当时,庾亮还以太后的名义进温峤为骠骑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但温峤以苏峻未平为由,拒绝接受任命。

咸和三年,苏峻军攻陷建康,庾亮出逃。温峤得知后,悲痛欲绝。不久,庾亮前来投奔,并宣布太后的懿旨,进封温峤为骠骑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温峤认为,苏峻未平,不宜受封,拒不接受。四月,温峤与庾亮起兵讨伐苏峻,互推对方为盟主。温峤的弟弟温充建议推举位重兵强的陶侃,温峤派遣督护王愆期前往荆州游说陶侃共赴国难,陶侃非常犹豫。在参军毛宝劝说下,温峤再次修书,痛陈利弊,终于说服陶侃起兵。温峤于是传檄天下,宣告苏峻罪状。驻守广陵的郗鉴向温峤派出使者,提出设立堡垒、坚壁清野、断绝苏峻军粮食来源的策略,温峤深表同意。

同年五月,陶侃率部到达建康。有传言说他要诛杀庾亮以谢天下,庾亮甚为害怕,依从温峤的建议主动拜访陶侃谢罪,两人冰释前嫌。此时,讨苏联军有六万大军,旌旗连结七百余里,声势大振,兵锋直指石头城。苏峻见联军势大,面有惧色,对手下道:“我早知道,温峤能得众心。”两军对峙以来,联军败多胜少,而温峤军粮食尽,不得不向陶侃借粮。陶侃十分恼火,责备温峤准备不足而仓促兴兵,声称要返回荆州以等待时机。温峤首先预言苏峻骄兵必败,再分析形势已经骑虎难下,陶侃如果退兵,有“沮众败事”的危险。陶侃无言以对。

328年九月,温峤修建行庙,大设坛场,祭告皇天后土祖宗之灵,亲自宣读祝文,语气激昂,泪流满面,三军将士都不敢抬头观看。同月,陶侃都督水军攻打石头城,庾亮、温峤等率步兵万人从白石出战。苏峻酒醉之下,竟然马失前蹄,被陶侃麾下将领斩杀。

在平定苏峻之乱期间,陶侃虽然是盟主,但是实际谋划安排都依靠温峤。329年三月,温峤被封为骠骑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加散官散骑常侍,进爵始安郡公,食邑三千户。王导想奖赏决战前投奔朝廷的路永等人,在温峤的坚决反对下,王导只得做罢。

壮年病逝

苏峻之乱平定后,朝廷打算让温峤留在朝中辅政。温峤认为王导是先帝所任命的人选,于是要求返回江州。此时的京师方经战乱,残破不堪,物资缺乏,温峤留下部分物资后方才返回武昌。

同年四月,温峤路过牛渚矶,听闻水下多怪物,便命人点燃犀角下水照看。当夜,温峤中风,回到武昌后没有几天就去世了,终年四十二岁。江州百姓听到温峤去世的消息,无不相对而泣。晋成帝下诏追赠温峤为侍中、大将军,谥号忠武。

相关Tags:朝廷名将选择名将大军击败荆州

本文由必威app官方下载发布于考古专栏,转载请注明出处:温峤简介和故事,陶侃与温峤

关键词: